宝宝树大股东变更,超八成营收依赖广告电商业务萎缩,“母婴第一股”如何扶起?

评论
  • 来源:康养百人
  • 点击:797
  • 2019-10-21 14:56:36

5674FF7D2983FDE2274C489C7DE36DBD1FB1FC07_size30_w1024_h1024.jpeg

“互联网母婴第一股”宝宝树(01761.HK)日前发布公告称,获主要股东复星国际(00656.HK)增持公司股份,Tenzing Holdings 2011, Ltd.(简称Tenzing)按4560万港元将持有的宝宝树2000万股股份转让给复星国际。

数据显示,此前,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共持股25.45%。复星及其控制的子基金共持制23.48%股权。股权变更后,王怀南共持股24.27%,复星持股则上升至24.67%。复星成为宝宝树第一大股东。

宝宝树方面在10月14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宝宝树长久发展离不开战略股东一如既往的支持。作为宝宝树最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复星对宝宝树一直以来的业务赋能及资本增持皆基于双方从初心到业务的高度契合。此次增持我们认为也体现了复星对宝宝树未来发展的看好及予以长期赋能的意愿。”

连续亏损,跌跌不休

公开资料显示,宝宝树成立于 2007 年。旨在帮助宝妈通过交流交友、获取知识解决孕育生活中的困惑。目前,宝宝树包含社区、工具、电商等母婴服务业态,形成包括广告、电商、内容付费、早教、大健康和家庭金融在内的商业模式。

上市前的宝宝树并不是一个绩优生,2015-2017年,宝宝树的营收分别为2亿元、5.09亿元、7.29亿元人民币,亏损分别为2.86亿元、9.34亿元、9.11亿元,累计亏损额高达21.31亿元。

怀抱着上市输血的希望,2018年11月27日,宝宝树正式登陆港交所,发行价6.8港元/股,股价于2019年3月6日最高冲至8港元/股,总市值一度超135亿港元。

宝宝树上市第一年的财报没有令投资者失望。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7.6亿元,毛利5.99亿元,同比增长30%,经调整利润净额2.01亿元,同比增长29.7%。宝宝树11年来首次扭亏为盈,主要原因则是广告业务的增加。

不过,宝宝树2019年上半年业绩令人大跌眼镜。宝宝树2019半年报显示,公司营收下滑严重,同比下降40.9%,净亏损9834.2万元,而去年同期则增利1.22亿元。此外,宝宝树在这份财报中预计,其将在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期间进一步亏损。对于预计亏损原因,宝宝树解释为在于国内市场经济环境持续下滑带来的广告客户预算收紧,电商系统整合后需要时间培养用户以及进一步增加营销开支。

再来看其股价,自2019年3月股价冲高之后,宝宝树股价一路下滑。尤其是今年上半年财报公布后,宝宝树股价持续走低,面对变脸的业绩,资本市场减少了压在宝宝树上的砝码。上市不到一年,宝宝树的市值已蒸发近百亿港元,截至2019年10月14日收盘,宝宝树报2.19元/股,总市值37亿港元。

不过对于宝宝树股价“跌跌不休”的态势,创始人王怀南显得颇为“佛系”,“我对股价既关心也不关心。”他曾公开表示,更关心长期宝宝树市值的管理和走向,并称品牌可信度、充足现金流、用户流量等是决定长久市值的因素。

然而其跌落的业绩却是不容忽视,经营为何困难重重?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与其核心的商业模式不够清晰分不开。

营收依赖广告,巨头加持难指路

目前,宝宝树第一大股东为复星集团,第二、三、四大股东分别是创始人、董事会主席王怀南,阿里巴巴、好未来。

宝宝树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我们的战略股东们都给予了宝宝树在业务、人才、经验等多个层面的鼎力支持,战略合作关系不断在加深。”

王怀南曾表示:“我们认为这三个股东对宝宝树的价值是巨大而且长远的。”他提到,复星和宝宝树在布局中国年轻家庭教育、育儿方面有着基本上99%相似的战略使命;阿里作为头部电商平台,是能满足用户需求的最好的合作伙伴;看重好未来能和宝宝树共同构建学习链条。

的确,拥有复星国际、阿里、好未来的名企背书,再加上自身与各股东业务优势相辅相成,以及“互联网母婴平台第一股”的光环,自上市起,宝宝树可以说“得天独厚”,资本输血加速发展的光明前景在即,然而宝宝树却渐渐找不到重心和方向。

步入2019,宝宝树业绩滑落,主要问题在于营收过于依赖广告业务,电商业务也未有大的起色,商业模式不够清晰。

盈利模式方面,宝宝树有三大变现模式:广告、电商、知识付费。

据招股书显示,广告业务营收贡献占比最大,近四年占比均在50%以上。招股书显示,2015年,宝宝树的广告业务贡献了1.67亿元的营收,占比高达84%。2016年开始,宝宝树试水电商、知识付费领域,广告业务仍是稳固的业绩主力。2017年,广告收入占总营收51%,而2018年,这一占比增至78.4%。截至2019年6月,这一数据再度攀升至87.9%新高。

从宝宝树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中可见一斑。具体看来,正如宝宝树11年来首次实现扭亏为盈时的助力是广告业务的增加,即使今年上半年广告业务同比减少29%,但依旧是宝宝树的营收主力军。

2019年,在新兴广告业态的冲击下,整个广告行业萎缩,对于严重依赖广告变现的宝宝树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据CTR《2019中国广告主营销趋势调查报告》的数据显示,全媒体广告费增速从2018年2月份的26%一路下滑至2019年1月份的-5.9%。

去年6月,宝宝树和阿里在电商、广告营销、线上线下母婴场景进行大规模合作。然而宝宝树的2018年年业绩出人意料:电商业务收入较2017年下降59%。

2019上半年,宝宝树的电商业务萎缩加速,从去年同期的9060万元同比减少78.5%。财报称,主要由于电商系统开发的技术复杂程度高于预期,导致电商系统开发进度慢于预期,且目前正在进一步完善及改进。

有声音指出,宝宝树电商业务的下滑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宝宝树将原有电商业务移步阿里的电商平台,可自用的流量被引走。有业内人士认为,宝宝树很有可能将电商业务完全导流至阿里,关闭自营平台电商业务。

不过,作为垂直母婴社区,流量一直是宝宝树的优势,这也是宝宝树未来可以思考如何加以更合理充分利用的优势。宝宝树2019上半年平均月活用户总数为1.56亿,同比增长8.5%。据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至2019上半年,宝宝树孕育APP流量稳居母婴孕育市场第一,是行业内唯一月活过1000万的母婴社区APP。

宝宝树高额的成本支出也引起了投资者关注,2019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占营收比42.19%,管理费用占比57.50%,在业务发展渐显疲态后,砸下高额销售费用是否是一种透支行为?《华夏时报》记者对于宝宝树各业务板块的发展重点以及未来的销售、管理费用支出计划进行提问,公司方面没有正面回应。


资料来源:社交电商网-山东昌鼎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声明: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本站内部会员学习之用,不代表网站立场,且不支持任何商业行为。如您浏览本站后与第三方网站、企业、个人进行任何商业行为及任何其他行为,由此产生的一切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本页面所有文字和图片均由用户投稿或来源于第三方网站,与本站无关,本页面系网站的测试页面,仅对内部开放,并非最终公共呈现结果,若有侵犯您的版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文章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