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平台乱价?多家药企“封杀”药师帮

电商
  • 来源: 中经医健资本圈
  • 点击:328
  • 2019-04-27 16:50:05

微信图片_20190427164258.jpg

药品生产企业与医药电商平台的利益博弈才刚刚开始。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扬子江、哈药集团、九州通等药企陆续发布文件,要求其下游经销商停止向药师帮等医药电商平台供货。其中,江西新远健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远健”)还给药师帮发送了《律师函》。

扬子江、九州通方面向本报记者确认了所发文件的真实性。

4月19日,新远健总裁助理张锋对本报记者表示:“从我了解到药师帮这种模式开始,我就知道这颗雷早晚会爆炸。说它动了药企的奶酪可能还不准确,应该说它是动了很多药企生存的根本。”

记者注意到,4月19日药师帮在其公众号上对此事进行了回应,对于低价销售的投诉问题,药师帮方面称:“药品怎么卖、卖什么,这是由平台卖家决定的,药品货权归属商家,定价也由商家决定。”本报记者多次致电药师帮方面寻求采访,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对方回复。

药企集体封杀

据了解,药师帮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医药B2B第三方平台。药师帮的上游主要为医药批发商,下游主要为单体药店、诊所等,其所属公司为广州速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速道”)。

药师帮官网信息介绍,药师帮已开通全国40多个城市的药店报货业务,在全国有700多家正规医药供应商,商家品种超过50万,已有近5万家药店通过药师帮平台报货。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10多家发函的药企中,江西新远健药业有限公司方面公开称,药师帮平台网站公然允许入驻商家违规销售新远健所生产药品且不配合厂家进行整改事宜,已向药师帮发出律师函,要求追究药师帮的侵权责任。

张锋说道:“我们和药师帮沟通了两次,他们给我们一次回复,回复内容很官方和客套。他们最后又回复我们可以安排专人对接,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接到任何通知。我们还安排专人到广东药师帮直接亲自递交律师函,但是一直找不到人。广东那边的同事给我们反馈的信息是,药师帮的人在躲避,很多药企也在找他们。”

记者注意到,多家药企对于终止供货的原因大同小异。皆认为:“药师帮平台客户长期以来以低价销售我司产品,已严重影响市场价格,损害公司形象,造成规范的合作客户无法正常销售。”

在张锋看来,药师帮在牺牲厂家的利益换取自己的快速成长。张锋向本报记者说道:“任何一家平台,比如淘宝和京东,如果同时维护了平台、供应商、消费者三方的权益,那就是个多赢的局面。但是药师帮,打破了行业的市场规律,完全不顾生产商和供应商的利益,把所有的利益绑到了终端去。比如我们给市场的产品价格是4元钱,他们平台上同一产品可以低至1元多。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药企还怎么生存呢?它牺牲了厂家的利益,让自己的平台快速扩张起来。”

张锋向记者介绍道:“大型连锁药店一般都有自己的进货渠道,药师帮的客户主要是零散的单体药店。当然了,小连锁也有可能会从这种平台进货,很多县域的连锁药店也会从药师帮这种平台进货。这样的话,对于厂家而言,可以说是一个致命性的打击。”

张锋表示:“我们与药师帮有过邮件的往来和交流。他们说严格审查商家的医药行业从业资质,但是,我们对平台上商家产品来源的合法性和产品的真实性很有疑问,二者是没办法核实的。”

记者注意到,药企与药师帮的纠纷早已有之。启信宝数据显示,自2017年至2019年期间,广州速道涉及10起开庭公告,其中9例案由为知识产权权属侵权纠纷。

根据裁判文书网显示,原告陕西紫光辰济药业有限公司与被告广州速道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原告举证“紫光辰济”“关键痛”商标为原告公司产品,药师帮挂网价均低于零售价,属于低价销售等事项,主张药师帮承担网络侵权责任。

不过,法院最终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并称“药师帮”网站运营服务商,为网站的注册商户提供网络服务,本身并不销售药品,亦不发布药品信息,更对原告提出的多家药店销售其药品的定价行为并无审查之义务。

营利模式待解

药企与医药电商平台的供货风波愈演愈烈,但是在这场斗争中,医药电商平台并非没有支持者。

商务部《2017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全国药品零售药店门店总数为45.37万家,其中连锁企业下辖门店总数22.92万家,单体药店总数为22.45万家。可以看出,医药B2B第三方平台面对的客户数量并不少。

四川宜宾某单体药店负责人方盛(化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道:“线上平台我们都在使用,这些平台有很多品种价格优惠,总体品种也较单个医药公司多很多。终端药店还是非常欢迎第三方平台的出现。存在即合理。这是趋势。各医药公司由于线上平台拼价,纷纷不惜做个别品种限量亏损促销以吸引终端药店。总而言之,我们欢迎第三方平台。”

“个别商品价格比出厂价低,是医药公司限量特价促销以吸引终端药店的一种销售手段。但公司每单都有最低价格起步,如500元起发、800元包邮等,往往个别几个品种限量是达不到500元或800元的,需增补其他品种(也许是医药公司盈利品种)以弥补个别特价商品的损失。相对单个医药公司,第三方平台往往品种较多、价格优惠。”方盛说道。

方盛认为,药企的反击行为出于药企的利益来讲可以理解,但是行为欠妥,药企可以控制货源渠道,既然流通于市场,那么应该由市场定价,还得看监管单位的指导意见。毕竟终端与消费者是希望价格更低、得到更多实惠的。

对于药企质疑药师帮等平台产品多数处于近效期的说法,方盛说道:“我认为应该是个别公司囤货行为或者是进货量未控制好导致滞销,因为药品价格连年上涨,有效期较长,有些是三年甚至五年,今年进的货囤起来,明年价格涨了再卖,更有利于提升医药商业公司的竞争力。”

对于此次大量药企终止其商品在药师帮等平台的销售事件,方盛也坦言,确实不利于药企价格统一,导致市场紊乱。“药品低价销售会让消费者受益,但不利于药企的是价格无法统一,导致某些销售单位不愿经营此类品种,因为卖一盒砸一次自己招牌,代理商的拿货价比终端零售价还高,谁愿意继续代理?”方盛说道。

曾在某医药B2B第三方平台负责公司整体运营、产品、采购等工作的袁帆(化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的医药B2B第三方平台还存在着三个问题:第一,主要靠投资来做支撑,驱动规模的增长,并且以价格的促销和折扣为主要的手段;第二,平台都以价格战的方式来获取客户,大部分的利润都到了业务员和终端药店的手上;第三,第三方平台在运营过程中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营利模式和营利点。所以想先把量做起来,以后再考虑营利模式的问题。但现实问题是,量起来了,营利模式仍然没有想明白。

袁帆指出:“药企从来没有将电商平台作为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如果有的话,那就不会采取公开声明的方式来终止供货了,现在二者相当于撕破脸了。”


资料来源:社交电商网-山东昌鼎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声明: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本站内部会员学习之用,不代表网站立场,且不支持任何商业行为。如您浏览本站后与第三方网站、企业、个人进行任何商业行为及任何其他行为,由此产生的一切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本页面所有文字和图片均由用户投稿或来源于第三方网站,与本站无关,本页面系网站的测试页面,仅对内部开放,并非最终公共呈现结果,若有侵犯您的版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文章

栏目导航